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养生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十章:甜成这样给我去死吧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6:44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十章:甜成这样给我去死吧

王陆的声音一到,血色飞剑顿时就停住了,而后便是更加剧烈地颤抖,却不再暴戾,剑身上的血色也迅速消散下去,换上了夺目的剔透光彩,如同热泪盈眶。

“行了,不过是两百年没见,撒什么娇啊?……知道你们这些年过得辛苦,放心吧,很快就会见面了。”

有了王陆这句话,那些亡故的宝物们终于偃旗息鼓。而失去了鼓噪的锐气后,一团团白光迅速熄灭,宝物们也纷纷回归大地安息。

而风吟等人早已激动万分:“师兄,是你吗?”

天外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我倒是不太想以这个身份跟你们说话的,毕竟都过去多少年了,不过既然都找到我了,姑且问候一句,大家好。”

下一刻,来自师弟师妹们的呼唤声就交织成了一团。

“……好了好了,闲话先少说吧,时间有限,我把情况简要说一下。我和王舞还被困在两界通道的碎片中,与九州大陆互不连通,现在是靠着灵剑天符和剑冢的呼唤才勉强在空间壁垒上打开了一条裂缝,但现在这条裂缝仅能通话,无法通行。我需要你们在灵剑山上造一座塔,通天之塔,为我们二人打开一条归路。”

“怎么造?”

“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多快好省地建造……我怎么知道该怎么造?!需求已经告诉你们了,现在轮到你们出方案啊!”

“……明白了,除此之外呢?”

“我要知道现在九州大陆的情况……陆离,你来说。”

天剑堂诸位长老中,陆离口才,他沉思片刻,将这段时间九州大事择要说了。

“你们可以充分信任黄金王的能力,但永远也不要信任他的立场,他的目标不在九州,做出什么都大有可能。所以我想你们应该明白现在应该支持的是谁。”

“阿娅吗……”

“你们可以无条件信任阿娅,但阿娅力量有余,变通不足,所以我要你们去五十一区,离火之座下面开启暗门,进入地下城,到第五层将火种令牌取出来,然后去交给九尾天狐。”

陆离一惊:“火种令牌,那是号令五十一区全部扎古的印信,你要把它交给九尾!?”

“信不过九尾,难道还信不过风铃么?”

此言一出,几位天剑堂长老神色不一,风吟明显喜出望外,其余几人则迟疑不定。

刘显试探道:“我们当然信任风铃,可风铃不是已经被九尾天狐……她毕竟存在时日尚短,不可能维持住自身意识存在。”

“动动脑子,一个老处女守身如玉三十年,然后一个月前破了瓜,你说她现在是处女还是非处?”

“这……”

“而且九尾天狐是现在合适的人选了,狐狸是天下狡猾的生灵,而你们会需要借助到她的狡猾……别忘了在天南州逆界龙柱爆发时,若不是她压住了斩子夜等人,那一批人全都要死在逆界龙柱的崩灭之光下,她对仙界的了解,对危机的直觉,远远胜过我们这些修仙之人。”

“明白了。”

“此外,让尹玄那边也动起来吧,伏笔藏得太久,就会失效了。”

“要动用他们的力量了吗?可是……”

“生死存亡之际了,别那么婆婆妈妈。”

“是。”

“……帮我向黄金王道个谢,谢谢他出手守住了云州,那个地方还是挺有一些值得纪念的东西的。”

而说完这句话,灵剑山与两界通道的联系便彻底断绝了。

――

“哦哦,云州有一些值得纪念的东西?”

通道中,王舞的笑容颇显得诡异,“帮忙向黄金王道个谢?我怎么没看出你是这么痴情的人呢?云台山的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还对人家念念不忘?”

王陆哈哈一笑:“云台仙子风姿绰约,有天人之姿,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绝不会忘记她的绝世容颜,我若是忘了才奇怪。至于说我是否痴情之人……其他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么?”

说完,他探上前去,在王舞唇上轻轻一啜,动作轻盈迅捷,竟丝毫没让王舞有反应的时机。

不过看来王舞对这一幕也没打算有什么反应,舔了舔嘴唇,她深深叹了口气:“说来也是难为你了,如此痴情之人,现在只能守着我这黄脸婆无聊度日,一定憋得很辛苦吧。”

王陆说道:“哪里话?和你在一起,哪怕一千年一万年也不会辛苦。”

“是么?哪怕见不到其他那些红颜知己也无所谓?比如和你有酒酿烧鸡情缘的西夷剑圣,比如琉璃那痴情丫头?再比如云台仙子的漂亮女儿……”

王陆耸耸肩:“又不是要一辈子住在这里,早晚都会回去的……好了,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今日的功课再来做一次吧。”

王舞轻出了口气:“你自己做吧,我没心情。”

“这样啊。”王陆明显有些失望,但也不勉强,“好,你自己慢慢调息吧,我再来调整一下巨神兵。”

而待王陆消失在通道碎片的黑暗中后,王舞终于露出了一丝愁容。

王陆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了。

刚才那番对话,当然不是王陆本人的风格,而是他在故意模仿巨神兵的原主人,孙不平。

为了提升同步率,王陆已经是手段用尽了,过去十五年间在帝琉尊的配合下,几乎将孙不平一生能够体验到的事情都体验过了,但同步率仍是卡在七成上下难以继续突破。而后被困在两界通道中,王陆重新梳理了一遍思路,发现自己还存在一个小小的盲点。

孙不平曾经是一个多情之人,在遇到帝琉尊之前,曾有多位红颜知己,如玄墨便是其中之一。那段时日,靠着其中一位长袖善舞的女子引导,众人关系微妙却融洽,孙不平尽享齐人之福。

这段经历在孙不平漫长人生中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王陆事后思,任何一个男人一生中若能有这么一段插曲,无疑都将是画龙点睛之笔。先前与帝琉尊搭档时,她似有意似无意将那段经历回避掉了,很可能就是同步率遭遇瓶颈的原因。

所以王陆只能强迫自己变得如当年的孙不平一般痴情而多情,以此来尝试能否突破瓶颈,令同步率再上一个台阶。

至于成效,的确是有一些,短短数日时间,王陆的同步率就提升了三个百分点,可见这一块内容的确是以前的缺失之处。

但是,这种忤逆本心的改变,对王陆而言无疑是极大的负担。

诚然,王陆也不是什么心如止水的柳下惠,他对女人当然也有需求,但却绝不至于因此就去学那些花丛浪子的手段,尤其刚才那番貌似浪漫的对话,用他的话来说,鸡皮疙瘩多得可以产生粉尘爆炸了。

什么一千年一万年也不会辛苦……这种话,正常的王陆是不会说出口的,拿剑架在他脖子上也不行。可现在却如吃饭喝水一般自然。王舞简直难以想象他此时的无相仙心已经扭曲到了何等地步。

再这么下去,就算同步率提升上去了,恐怕他本人也要变成精神病了。

此外,王陆现在尝试模仿孙不平的多情,可两界通道中只有两人,哪有多情的空间?王陆有万般情思,也只能专注于一人,他心中对那些红颜知己的所有绮念,全都要着落到王舞身上……老实说,她有点吃不消了。

纵然无相功有万种神妙不凡,也没法跟巨神兵较量耐性。

更何况每次较量,她体内都会多出一些东西。而东西多了,她也着实不好受。

叹了口气,王舞扫去心中杂念,盘膝坐定,默运内视之法。不多时,便见到体内一片星河运转。

“真是一团糟……刚刚编好的程式又要作废了,真见鬼了,这是无相功的第多少个版本了?三百,四百?当初在无相峰上一百多年都没这几天推翻结构的次数多!简直烦死了啊!”

“唔,在说什么烦死了?”

王舞抬起头,只见不知何时王陆已经来到了她身边,一脸关切。

王舞顿时火气上涌,伸手指了指肚子:“还能有什么?还不是你干的这些好事?”

王陆笑道:“阴阳化生,这可是不亚于崩灭之光的至高法则,论及无中生有的效率,远远优于你这金丹修士的自生速度。稍微大一点肚子就能让实力狂增,你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靠,你说得倒是容易,阴阳化生,生出来负责打理的还不都是我?”

“充分发挥你的母性光辉嘛。”

“我光你一脸啊!你全家都母性光辉!”

王舞越说火气越大,然而下一刻,眼前王陆身形一闪,倏地来到她身后,然后两只手臂温柔地将她抱住。

“别生气了,遇到什么难题了,咱们一起来研究。新的无相功框架还是搭不起来吗?给我看看你的设计图,是不是框架处有了问题……”

听到这温言细语,王舞心头火气一点点消了。

虽然明知道这份温柔只是王陆为了模仿孙不平的惺惺作态,但是某种意义上讲……她的确有些享受这份温柔。

“好,剩下的就都交给你了,我去休息了。”

王陆一惊:“喂?!”

然而看着王舞毫不负地躺倒休息的身影,王陆面上却渐渐浮起一丝笑容。

因为这一幕,简直就是家庭二字的写照,温和的丈夫,耍小脾气的妻子,以及妻子腹中孕育的未来……

下一刻,笑容凝固,继而便是更大的惊喜。

因为就在他刚刚联想到家庭的时候,脑中仿佛绽放了什么,巨神兵的同步率陡然提高了一截!接近了八成!

原来如此,孙不平这一生……一直都在暗暗期待家庭吗?

南磨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郑州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河源治疗牛皮癣费用
唐山治牛皮癣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