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军事

开除股东不容易

发布时间:2019-08-25 01:45:24

如何才能将难以容忍的股东开除出去?不少公司都很关心,却一直束手无策。近日,一件小股东解除大股东资格的案例 上海第二中院判决的 宋余祥诉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 ,荣获人民法院全国青年法官案例评选一等奖,让市场关注者心中又开始激荡起来,好似看到了希望。

案情很简单:股份占99%的某大股东出资后又全部抽回投资,经催告后仍不返还投资,股份占1%的另外两个股东自行开会决议解除大股东资格,获得了二审法院的支持。尽管实践中已有若干类似案例,但该案中是大股东被除名,还是让人开了眼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7条第1款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该案的突破在于,认定未尽出资义务的大股东不享有被公司股东会除名决议的表决权,小股东因而取胜。 

但想从这个案件中得出股东可以被开除的结论,可能会失望。相关规定有很严格的适用范围,即 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 ,如果案件中的大股东哪怕只保留一股,应该都不会触发相关规定被如此坚决地适用。而且,案件判决用语很准确,对股东是 解除资格 ,并不是 开除 。所谓解除资格,意味着资格有瑕疵。股东未尽出资义务,实质是股东根本违约,其结果导致认股合同被解除,一切恢复到合同订立之前的状态,将股东打回原形。而开除股东或真正意义上的股东除名制度,主要是针对资格无争议的股东,并且该股东存在公司无法容忍的严重问题,如德国法上提到的财产不明、损害公司经营、长期重病、犯罪等等。可见,我国目前的规定,主要还是解决股东出资以及公司资本充实问题,更接近大陆法系国家有关股东出资的催告失权制度,而不是股东除名制度。 

开除股东,需要解决若干难题。由于股东出资不得赎回,为股东设置退出渠道便成为公司立法的一大任务。否则,股东无法退出公司将消减市场投资意愿。只不过,股东正常退出是基于股东自愿,而开除股东,则是强制股东退出公司,属于比较极端的制度。立法上,设立股东除名制度,界定怎样才算达到公司 难以忍受 ,以及公司难以忍受股东的情形和程度如何,均很困难。同时,被开除股东的权利如何保障,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司法上,这些问题将考验法官的自由裁量能力和底线。世界各国的公司法中很少有股东除名制度的规定,即便有该制度的德国也存在许多争议。我国现实中有建立该制度的需求,也有观点支持,但公司立法并未接纳,其原因或许是上述难题一时无法解决。 

其实,当股东出现矛盾,还有其他解决途径。当股东之间冲突导致公司僵局,除非无法挽回,一般法院不解散公司,可以通过调解使一方股东退出和转让股份,从而打破僵局。当大股东出现公司无法容忍的情形,大股东可能构成违背信义义务,司法可以对利益受损方进行救济。 

无论如何,在立法没有股东除名制度时,开除股东不可能;在有制度时,制度实施也不容易。 

(作者系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
郑州那家牛皮癣医院治疗专业
河南治疗寻常型牛皮癣的费用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