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汽车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章:我算是把底裤都交代了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8:24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章:我算是把底裤都交代了

王陆发现,自从灵剑天符转移时空失败,将他卷入这场穿越剧之后,他的三观就屡屡遭受打击。

能让身为三观毁灭者的王陆本人感到三观动摇,可见这幕大戏的剧本是有何等的惊悚,然而身为主演之一的欧阳商却显得非常淡定。

“我是掌门的私生子,所以我很清楚作为一名私生子,能够得到门派投入的多少资源,取得多少效果,更清楚地知道这具血脉蕴含的潜力极限在哪里。不客气地说,我的实力基本意味着一个极限,而你却超越了这个极限……虽然幅度并不算太大,但却是确凿无疑的超越。”

欧阳商说道,“当然,世间之事并无绝对,或者你在修行路上有什么奇遇。但既然你的天赋和实力在我之上,那么掌门他没有道理不选择你为门派的大师兄,也就是未来的门派领袖。”

王陆笑道:“或许只是他不喜欢我。”

“如果你熟悉他,就该知道他从来不是个注重个人感情的人。他早就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门派,就连昔日的爱人也能弃之如敝履……他选择我并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儿子,而是因为我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优秀。”

王陆心中苦笑,他的确不怎么熟悉这一代的掌门,因为他所熟悉的掌门名叫风吟,在现在这个时代应该还只是个虚丹修为的年轻人。

“总之……我起初真以为你是掌门的私生子,因为只有那个解释看起来最合理,但现在看来我好像猜错了,所以我就想问明白,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王陆想了想,觉得以欧阳商的性情,最合适的回答应该是……

“如果我说我是穿越者,你会有什么想法?”

欧阳商闻言一愣,想了想,然后展颜笑道:“欢迎你来到九州大陆”然后笑容收敛,“请问你来此有何贵于?”

嗯,反应不错,不愧是灵剑本代大师兄,这神经的粗壮程度俨然达标了。

“我是来救你的。”王陆也坦率直言,“或者说,救你们所有人。”

欧阳商瞪大眼睛:“你是来救我们所有人的?这普度众生似的说辞倒让我想起某些穷乡僻壤间流行的邪教教义。”

“你眼光不错,我穿越前的确兼着一份邪教教主的职务。”

以欧阳商的能言善辩,此时也觉得有些接不上话了。

还好王陆没用他接:“话虽如此,我说这次来救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王陆想,既然自己穿越者的身份都揭出来了,其余的事情就更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所以便简明而要地总结道。

“我来自一百五十年后,是当时的灵剑首席弟子。而按照我所知的历史,你们这一批人在荒蛮之地几乎全军覆没了。”

“是么?”欧阳商语气比较平淡,既没有直斥其非,也没有因此而陷入恐惧,“全军覆没啊……那么,你此番穿越前来,就是希望能救下我们?”

“虽然因果关系有些颠倒,但目前来看差不多吧。”

“这样的话那我先代师弟师妹们感谢你了。”欧阳商点了点头,“不过接下来的话,你就不用说了。”

王陆愣了一下:“我本想客气一下,既然你说不用,那就恕我单刀直入:其实我早就想说了,你们这管理培训丨生计划纯粹是作死,我看还是尽早撤了比较好。”

欧阳商也愣了一会儿:“我说接下来不用说的话,就是指的这些。”

王陆又愣了:“这个,欧阳师伯……”

“不必叫我师伯,你穿越来此,我们大可平辈论交。”

“好的欧阳师兄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章:我算是把底裤都交代了

,据我所知,你们的死因恰恰是这管理培训丨生计划……”

“具体呢?”欧阳商饶有兴趣地问,“我们具体是怎么死的?”

王陆耸耸肩:“不知道,幸存下来的人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

“那么你是如何肯定罪魁祸首是管理培训丨生计划呢?”

“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来,多种可能性中,这个最大。”王陆理直气壮地将他的推理当成真理。

“原来如此。”欧阳商却未反驳,“那么你有没有考虑过,就算我能接受你的解释,灵剑派能吗?”

“应该不能,所以我才专程陪你跑了一天。”王陆也很坦然,“别人不信无所谓,你信了就行。”

听到这里,欧阳商笑了:“不愧是灵剑派后世的首席弟子,天赋、实力、心计都有如此程度,灵剑派何愁不能复兴?看到你,我倒是觉得就算我们这批人都死光也无所谓了”

“……我觉得还是有点所谓的。”

欧阳商笑得更大声了:“我就是意思一下,我在这个时代犹如天上明星,终有一日更会成为灼灼烈阳,怎能就这么简单的死了,那将是整个九州大陆的损失啊”

“嗯,你无耻的嘴脸倒是有我几分神韵了。”王陆笑了笑,“说来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章:我算是把底裤都交代了

,虽然我对当年的事情并不了解细节,但……”

欧阳商又摆了摆手:“算了吧,我对失败者的经历没有兴趣。既然你是出生自一个我失败的历史中,就没必要告诉我,作为一个失败者的我是个什么样子了,听了难受。”

顿了顿,欧阳商又说道:“无论如何,既然这次管理培训丨生计划中能得到你这样的强援,我想就算原先存在这么致命的危机,届时也可逢凶化吉。至少目前我们可以向着那个方向努力。”

王陆点点头:“这也是我一路跟随的目的之一。”

毕竟对于一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不了解全貌,所以王陆并没法断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灵剑山出现如此惨案。而在一切都还未知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很可能起到反效果。

例如……最坏的情况是,导致黄金一代覆灭的是一个根本无法力敌的对手,当年的灵剑派是以壮士断腕的方式才得以幸存。如果此时听信了王陆的建议,所有人龟缩在山门之中闭关潜修,结果就是连壮士断腕的机会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全军覆没。

这个猜测的可能性不大,但谁敢赌?

所以比起贸然行动,王陆宁肯稳扎稳打,亲自跟随黄金一代在荒蛮之地开垦,届时无论遭遇任何状况,总还有斡旋的余地。

他并不太担心自己会陪葬,毕竟……黄金一代是有幸存者的,既然风吟和王舞他们能活下来,自己当然也能。

“就让咱们一起,将这个培训丨生计划推向完成吧。”

对于王陆而言,比起简单的利用穿越优势救人……如果能将当年的管理培训丨生计划完成,岂不是更好?

而有了王陆的承诺,欧阳商显得非常开心。

王陆倒是让然那么淡定:“那么接下来……“

欧阳商说道:“接下来,就按照我说的,先调整一下选址福泉的战略方针吧,龙蛟的实力超出预期,所以我们……”

半日之后,王陆就见识到了欧阳商的调整结果。

这位灵剑大师兄的确有着擅长出人意料的特长,王陆本以为见识了龙蛟的厉害后,他会选择退回琼玉森林,但结果却是……

“哈哈,大师兄啊,想不到咱们才分别三日就再见面了莫不是你遇到什么难题需要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们鼎力支援了?”

半空中,一个爽朗的笑声迎面而来。视野中,一队身穿灵剑长袍的修士结队飞来。

为首的是一名虬髯大汉,那人身强力壮,嗓音洪亮,一头乱蓬蓬的短发,一身松散灰扑扑的长袍,两个酒葫芦跨在腰间,放荡不羁的气质扑面而来。不过仔细看其五官,却能发现他其实年纪不大,尤其灵动的目光,跳脱之余更显出几分稚嫩。

然而能够成为一队精锐之首,这位虬髯大汉显然有其独到之处,就连欧阳商对其也是另眼相看。

“杨师弟,这次我可不是向你求援,而是送你机缘的。”

而在两人对话间,虬髯大汉杨飞率领的一行人已经在山顶处落下来。

“什么机缘?”杨飞性子急,落地后就迫不及待问道,“你捉到貌美女妖精了么?”

“……有个大家伙。”欧阳商伸手指了指福泉的位置,“我打算让大伙儿一起分着吃了,除了你之外,我还叫了周明师弟和韩楚然师弟一起。”

“哟呵,那可就是四组人了。什么大家伙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四组人分散不同地点,光是来回路程耽误的时间就不少啊。”

杨飞一番话,却显出其粗中有细的特质来。

欧阳商淡淡一笑:“见了就知道。”

见师兄有意保密,杨飞也不计较,反正跟大师兄混了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只是接下来杨飞就不由眉毛一挑,来了新问题。

“那家伙是谁?看起来眼生啊。”

他伸手指了指王陆,后者正自来熟地和他带来的年轻灵剑修士们攀谈。

欧阳商嘴角一翘:“掌门那老东西享受生活的副产品。”

“哟呵”杨飞有些难以置信,但很快就说服了自己,“难怪看起来和你有几分神似。”

长治白癜风医院
聊城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泰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口碑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