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科技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1:00

北国的春似乎还沉浸在冬的雪域里,刺骨的风把暧阳的身影挤得远远的,一阵一阵地怒吼着。仿佛在向光阴追讨着,为何抛下它!
我裹紧衣服登上回烟的班车,卷曲在有些不太整洁的座椅上,人不太多,甚至有些凄凉。或许是城际列车开通后,赶时间的人都去坐动车去了;或许天太冷,想出门的人都窝在家里不想出门,怕冻坏了自己娇贵的身子骨。爱好文字的我才没有心思去理会哪些呢,掏出破手机在各大文学交流群里闲逛,吸收点养分,充实一下自己瘦骨嶙峋的身子骨,那才是真理!
不一会,车子开始不断的点头哈腰,点头哈腰,忧断了我在文字中的畅思,似乎有种倒胃的感觉。抬头望着司机憔悴的身影,我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岁月绕过四十多年,都有着同样的风霜雪雨的煎熬历程。我就默默地看着他驾驶,因我曾经也是一名公交老司机,只因一摩托车横冲没避开,自己掏腰包陪了上万的钱,同时把工作也给丢了,泪痕还未从眼角边彻底消失,粒粒在目。
车越来越喘气点头哈腰了,我心里毛骨悚然,有点害怕的感觉。不知有多少的车就因一点小毛病,结果酿成大祸,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于是我很温馨的提示司机说道:“师傅,这车是不是该修了,老是点头哈腰的!”
“车修不修,跟我说沒有用,不是我说了算!”司机从后视镜中窥视了我一下呛声道,似乎夹着有些怨气,好像我是司机,他是领导。
“不修,是一种安全隐患,一旦出事麻烦。”我继续提示道。
“公司不给修,我有什么办法,这是体制内的事情,不可能不修不开车呀?我要吃饭!”师傅似乎有点生气,说得我丈二的头,摸不到头绪。
“师傅,这与体制无关,车带病上路,一旦出事,是司机的全责,这是有明文条款规定的。”单位司机在进单位开车前都有法律、法规等多种安全条例学习的,谁都知道。我试图从法律的角度提醒他,开车不容易,但随时要保护好自己利益的权利。而司机似乎沒明白我的初衷,好像我是他的仇人,继续反呛道:“不修,我有什么办法,要么不干!”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师傅,我是好心提示你也,如果真是公司不给修车,你应该有义务向公司打报告要求修车,不修,一旦车出事,也好有说辞,情况就不一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不?”我仍然想耐心地开导他。
“这是体制的问题,不给修,我有什么办法?”师傅大声地对我吼道。
看来真有点生气了,车继续那样点头哈腰,我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万一哪天车在高速度公路上一旦出事,后果难以想像。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我仍然开导道:“如果公司真的不给修,若你愿意,我帮你在媒体上把公司暴光,就说,班车带病上路,公司不给修,存在安全隐患!”
司机又从后视镜中怒视了我一下,听我说要暴光,大声吼道:“有安全隐患吗?今天哪里出现安全问题了?出事了吗?”
这下把我激怒了,也呛声说道:“师傅,你什么态度,我是好心提醒你也,车一直都在点头哈腰,这不是有安全隐患是啥?”
“车没毛病?”
“车没毛病,哪就是人的技术有问题了,我都老司机了,我还不知道!”
“出事了吗?出事了有保险公司赔!”
“你这是侥幸心理,把坐车人的生命当儿戏,你不同样有老婆和孩子嘛,万一出事你有多少泪可流!?”
“你爱坐不坐!”
司机的怒火燃烧得我遍体鳞伤,哑口无言,车里的人也目瞪口呆望着那司机,劝我别说了,让他以后得点教训吧!
嗨,一番好意变成了驴肝肺。
点头哈腰的车终于回到烟台汽车总站,很幸运,就像司机说的那样很安全,大家都还在车内坐着,没被摆在公路上,等待救扶车的驰骋救援。车门一打开,我一溜烟地跑下车,把那可恶的一切远远的抛在身后,再也不想回头瞄一眼。
一阵夹着雪花的风迎面拂来,有点刺骨钻心,拔凉、拔凉的!满脸的惆怅:不知下一拨坐人也能侥幸平安不?

共 14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心提醒司机师傅车需要维修,他不以为然。能沟通就沟通,不能沟通向有关单位举报也行,车上争吵怕是影响师傅心情,对安全行驶不利。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7-02-20 2 :40: 欢迎。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7-02-21 08:57:4 拜读老师佳作,认真学习品读中:爱好文字的我才没有心思去理会哪些呢,掏出破手机在各大文学交流群里闲逛,吸收点养分,充实一下自己瘦骨嶙峋的身子骨,那才是真理!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拉水多长时间好
半身偏瘫初期治疗
待产要不要备成人护理垫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