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科技

邪神旌旗 第九章_3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7:43

邪神旌旗 第九章

说来也巧,负责在这里招募体验玩家的那群工作人员里面,正有克利托夫妇的熟人,来自于加尔斯城的克莱因和艾吉尔。他们也穿上了虚空假面教会的制服,看起来倒也像模像样。

看到克利托和阿斯纳带着尤伊过来,两人愣了一下,克莱因纳闷地问:“你们两位也要当体验玩家?”

“是啊,体验一下新游戏嘛。”

“可是……这东西是给缺乏冒险经验的普通人体验冒险的啊。”克莱因挠着头说,“它能够提供的那些冒险经验,对你们来说连娱乐都算不上吧。”

&nb~小~说~~m;克莱因和克利托也算是老朋友了,当初在加尔斯城,克利托就常常去他的酒店玩。黑衣黑发和老师当年颇有几分相似的克利托总是点一瓶淡的酒,弄点有益健康的蔬菜和海鱼,坐在角落一个人慢慢吃。克莱因不知道他的身份,很好奇这人为什么长得秀气吃得也这么秀气,拐弯抹角跟他攀交情,一来二去,他们就成了朋友。

后来双方互相帮过对方几次忙,交情也算是不错。克莱因很清楚这位朋友的本事,所以感觉很纳闷。

“这是针对普通人的测试项目,你们不符合要求的。”艾吉尔比较严肃一些,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克利托笑了笑,往旁边走了一步,让女儿站在中间:“我和阿斯纳不符合要求,尤伊总符合要求吧?她只是见习法师,还没脱离普通人的范畴呢。”

“我只是在打基础!”尤伊顿时脸红,大声为自己辩护,“是校长要求我先把基础知识都学好再说的!她说以我的天赋,太早接触魔法并不好,很容易走上歪路……”

这并非胡说,尤伊的魔法天赋很好,尤其是对魔力的控制力堪称,所以很容易就走上全靠感觉施法的道路。很多人都推崇这道路,但伊苏卡魔法学校的校长菲雷克斯却对这条道路嗤之以鼻。她一贯强调“能够充分理解和掌握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对于尤伊这种天赋杰出的孩子,更加注重基础知识的教育,以确保她能够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从长远看这当然是好事,但却让尤伊比别的魔法师起步慢了一点。一般来说,以她的天赋,这个年龄差不多应该成为一个出色的初级法师,甚至可能已经接近中级层次,但她迄今为止还只是个见习法师,只会一点入门层次的小戏法。

因为菲雷克斯的再三强调和认真教导,尤伊对自己的学习进度并没有什么不满,但在外人面前说起这个,她依然不免有些害羞脸红,急急忙忙为自己辩护。

克莱因一愣,然后就笑着点头:“那就没问题了,尤伊小姐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可以来测试一下这款新的游戏系统。”

尤伊很想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但“全新类型的游戏”对于绝大多数西北共和国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充满诱惑力的东西,对她也不例外。

稍稍犹豫了一下,她就接受了这个测试资格,由妈妈阿斯纳和一位女圣职者陪同着换上了确保安全所需的防护服,然后躺进了宛若巨大圆筒的透明仪器里面。

“总觉得这游戏设备太过……”克利托看着躺在那个透明圆筒里面,戴着呼吸面罩,身体渐渐被防护液淹没的女儿,有些担心地说,“成本太高了吧,真能普及得开吗?”

这几年他跟着莱昂学剑,接触到的都是高层次的人和事,眼界也大为开阔。那圆筒以及里面的设备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想要普及,谈何容易!

“本来也没打算普及。”克莱因回答,“陛下的神谕说,祂会亲自制造上百套这样的设备,安置在各地的神殿里面。一个普通人大概只需要两到三次的体验,就能够熟悉大多数常见的危险情况,此后……除非是那些想要寻求刺激的,否则本来也没什么必要再体验这个了。”

克利托这才明白,他想了想,又问:“既然这样,那制造这东西的意义何在?”

“神谕里面说,是为了纠正大家对于‘恐惧’的错误认识。”克莱因算是照本宣科,把隋雄的原话复述了一下,“恐惧不是威胁,而是人在感觉到危险时候的本能反应,它是有益的,可以有效地帮助人们回避风险。一个有经验的冒险者绝不会轻易恐惧,而他一旦恐惧就会加倍小心,甚至会直接撤退,对他们来说,恐惧不是敌人,而是帮手。只有那些缺乏冒险经验的人,那些没有真正接触过足够多危险的人,才会胡乱恐惧,才会因此慌乱。这个虚拟现实体验系统,就是让普通人也能真切地接触到危险,消除那些毫无意义的恐惧,改善整个社会对于恐惧的态度。”

克利托皱眉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虚空假面陛下的意思,只好转头看向妻子。

妻子阿斯纳的剑术不如他,但脑筋可比他灵活多了,每当遇到想不明白的事情时,他的反应都是找妻子帮忙。而阿斯纳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她的主意未必是很好的,但起码肯定比克利托自己要靠谱得多。

这次也不例外,阿斯纳略一思考,就明白了隋雄的意思。

“虚空假面陛下这是要重塑‘恐惧’神职了!”她赞叹了一声,见众人似乎还不大明白,只好详细解释,“你们都还记得吧?十多年前,陛下惩处了恐惧之神,将其囚禁在神树里面。现在大概祂已经陨落,恐惧神职已经被剥离,所以陛下就想要调整人间对于恐惧的看法,进而重塑这个神职。”

“但是……那有什么用呢?”克利托问。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或许陛下想要培养出一个善良——这不大可能,但起码应该是中立阵营的恐惧之神吧。”

“这对陛下有好处吗?”克莱因问。

“……咱们这位陛下做事,什么时候问过‘好处’这么俗气的问题?”阿斯纳反问。

大家想了想,忍不住都笑了。

虚空假面陛下做事一向出人意料,用利益论来分析祂,只会让自己头晕脑胀。

这绝不是说祂天威莫测令人难以揣摩,事实上但凡见过这位陛下的都知道,祂性格随和很好相处,就算你跟祂打趣开玩笑,祂也只会笑,不会怒。

然而,祂毕竟是个水母。

水母的思维方式,和人类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这是无数次被隋雄的奇葩想法和做法打了脸之后,人间不少自诩聪明的学者谋士们得出的结论。

虚空假面陛下和一般的神祇截然不同,祂另有一套独特的思维方式,不可以常理揣测。好在祂终究有一点是确定的——祂是一位善良阵营的神祇,无论什么构思,都不会是用来害人的,就算要害,也只会害那些凶狠恶毒之辈。

这一点,已经由祂过去的无数战绩确定。

除非别人作死来找祂的麻烦,否则祂主动出手的时候,遭殃的必定是邪恶之徒,罕有例外。

当然,祂有时也会做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情,甚至于就算在打击邪恶的时候,祂的很多做法也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不管怎么说,结局是好的,这就足够了。

是的,这个世界上,人也好,神也好,做事终究都是只看结果,不问过程的。

大家如此想着,就笑得很开心。

而在虚拟的世界里面,尤伊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虚拟现实体验游戏,居然把她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冒险者,和几个伙伴们一起,去一个据说闹鬼的古堡里面查探。

尤伊很怕鬼!

这话不用重复三遍了,因为说的次数越多她就越害怕。

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但她就是害怕,害怕黑暗,害怕鬼怪。

菲雷克斯校长说过,这是因为她缺乏真正的冒险经验。等她的魔法学有所成,就会安排她跟着可靠的冒险队一起历练一段时间。

“当年我也怕过这些东西,后来经历多了,自然就不怕了。”菲雷克斯如此说。

但尤伊一点也不想要“经历多了”!

那么可怕的东西,那么可怕的事情,经历一次都太多太多了啊!

“早知道这里闹鬼,我就不来了……”她忍不住如此嘟囔,“有什么好查探的啊!”

“我也知道,但是我们缺钱。”一个提着短弓的同伴听到她的抱怨,叹了口气说,“再不赚点钱的话,大家就要露宿野外了。”

“而这个任务已经算是相对来说安全的了。”另一个拿着金属杖的圣职者说,“毕竟这里虽然闹鬼,但却没出过人命。相比之下,无论是剿灭狼群还是驱逐地精,危险性都太高了,不适合我们这些菜鸟。”

听到这话,尤伊的脸色更难看了。

没错,她们这个冒险队,是由一群“见习”等级的菜鸟们组成的。

见习骑士,见习游侠,见习战士,见习法师,还有见习牧师。

全都是见习水平。

什么叫“见习”?就是说,这个人已经学会了一些对应某个行当的本事,但只是刚刚才入门,距离熟练还差得远呢。

见习骑士,意味着他能够穿戴着全套铠甲挥舞武器,肯定不会砍伤自己,但同伴离他远点,因为可能会误伤。

见习游侠,意味着他能够使用弓或者弩,在二十步到三十步的距离上平均两次就射中一次,可能还学会了一点点皮毛的追踪技术。

见习战士,意味着他懂得使用长短武器和盾牌,能够一对一战胜一条狼或者一只地精什么的,仅此而已。

见习法师,尤伊自己就是,懂得几个戏法,稍稍可以发挥些辅助作用,直接战斗力约等于零。

见习牧师差不多是所有见习里面有价值的,毕竟已经能够治疗了。而且牧师本身也有一定的近战能力,不至于拖整个队伍的后腿。

尤伊盘算来盘算去,赫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整个队伍里面的短板,恰恰就是那个拖后腿的……(未完待续。)

巴彦卓尔市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青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市牛皮癣医院
江苏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烟台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