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育儿

灵龙纪 第六十二章:直吸血源子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2:28

灵龙纪 第六十二章:直吸血源子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高祖云东张西望到。

“打架的时候,没东张西望的。你看你身上的伤,这就是不用心的结果。还不认真点。”冰蝉说到。

“哦!谢谢你。”高祖云全神贯注了。

于时高祖云和刺鼠又战在了一起。

一旁冰蝉看得津津有味,如几只蟋蟀在斗殴般。突然它感觉到一阵压迫感而来。内心嘀咕道:“这么强的压迫力,难道是黄健忠小子。糟了,己被他魂视界所罩。纳闷办?纳闷办?对了,这小伙子是神兽传人。呆在他的耳朵里,用他的气息作掩护,不就查不到了吗?”

想到于此,它便朝高祖云耳朵里飞去。

“云儿。”钟银锋看见高祖云正在和源兽激战,担忧的喊到。

“不要出声,仔细盯着,你没看到旁边的尸体吗?”黄健忠说到。

于是两人静静观看他们的打斗,并随时留意高祖云的情况。

青芸倩两人从上面飞了下来,看见高祖云正在力博,使出灵剑准备帮助高祖云。

然而黄健忠一下飞到了她们的面前。说道:“不必出手,观看即可,有危险在挑菜。”

两人听见只好作罢。

只见高祖云已显得十分吃力。

“哎呀!咋这么慢的动作,两唰唰把它解决了不行吗?”冰蝉耳朵说到。

高祖云应道:“我都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刚才又战了这么久,早就饿得不行了。”

“早晓得过来的时候,我就该帮你撂倒两个,免得你这么费劲。”冰蝉说到。

“什么过来?你在哪儿?”高祖云问到。

“小心身后,喊你专心点。”冰蝉说到。

高祖云听见顿时仰扑地上,一剑气刺进了源兽的肚子。用力向旁边一扔,源兽落在地上挣扎几下死去了。

上面两只刺鼠看见,顿时又急又跳大发雷霆。

“把人家老母杀死了,你小心点哈。此刻他老汉和大儿子正在发飙。”冰蝉说到。

“啥?还有这等事?”高祖云惊问。

只见两只刺鼠向下跑来。利用长长的尾巴向高祖云腿上扫来。

高祖云看见立马跳向凌空。两个白虎拳气向对方头上打去。

刺鼠正在滚身避让。

“就是现在,向它肚子刺去。”冰蝉趴在他耳边看到。

高祖云听见,一剑气刺中源兽的肚子。

“再甩给他老汉。”冰蝉说到。

高祖云便用剑气挑上刺鼠,向另一边的刺鼠砸去。

刺鼠看见,站立用前两手爪接住。

“好机会,动手。”冰蝉吼到。

高祖云一见,向刺鼠扑去。一剑气刺中对方的心脏。随后他落地收了剑气。

只见刺鼠抱着他的大儿子倒在了山坡上。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高祖云看见,小声的说到。

“等它把你吃下去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残忍。”冰蝉说到。

“云儿,你没事儿吧?”钟银锋在黄健忠结界里喊。

高祖云听见声音向后看去。发现200米开外有四个人在盯着他。

“师父,徒儿没事。”高祖云说到。

“云儿,把所有的血源子取了。”黄健忠说到向他飞去。

“为什么要这样做?”高祖云问到。

“不要什么都说的明明白白,不要什么都教的仔仔细细。你自己长着一颗脑袋,难道不知道自己想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动手?”黄健忠吼到。

钟银锋在一旁委婉道:“院长,是不是严厉了点?”

“不严厉,才刚刚好。”黄健忠回答。

“什么是血源子嘛,都没有见过,怎么用怎么取啊?”高祖云小声抱怨到。

“你真是个木头,直接将苍龙脉手掌,伸进源兽的心脏里就可以了。”冰蝉小声到。

“这样啊!早点说嘛,害得我被骂。”高祖云抱怨到。

“嘿,我还吃好不讨好的。”冰蝉说到。

高祖云便一一照做,只见他手伸进源兽心脏,苍龙脉一下吸食了里面的血源子。随后站立望着黄健忠他们。

“把你手上的血源子打开,用内气将它炼化。”黄健忠说到。

高祖云听见一下就犯闷了。只见他打开双手,啥都没有。呆呆的望着他们。

耳朵里的冰蝉却悄悄捂嘴偷笑。

凌空之上的四人看见,都你看我我看你的。

“难道他没有取血源子?”明婷茹说到。

恰恰就在这时,高祖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烫。身体开始变成红色,头顶之上白烟直冒。

“好热,咋这么热?”高祖云疑问到。

“云儿,快用我教你的冲关办法。”黄健忠说到。

随后高祖云盘膝而坐,双手合十于丹田。只见手掌之上几团红色之气,乱飞乱舞。

随即慢慢自东向西旋转而消失。又渐渐的出现在胸口之前。两圈有序的红气在旋转。而他身上的伤痕也慢慢好了。

“这十几颗上乘血源子,才增加一层功力啊?”钟银锋纳闷了。

“他的身躯和我们不一样。对了,二位长老回去后,千万别把这件事说给异灵族的人知道。”黄健忠说到。

“是,院长。属下告退。”青芸倩二人礼到后飞走了。

随后高祖云收了气息,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黄健忠他们。

黄健忠一吸掌,将高祖云拉到了结界里面。随后他们向外飞去。

一会儿过后,他们落在了后勤堂院里。

“师父,师弟。”

几个弟子看见跑了过来。

高祖云和几个师哥们抱住在一起伤心。

“我先走了,多注意点他的身体。”黄健忠说到飞去了。

“恭送院长。”钟银锋向他礼到。

高祖云抱住师父哭道:“师父,师哥们说。你像父亲一样爱戴他们,他们这辈子永远记着你的好。呜呜…”

“我知道,我知道…虽然他们整天和我吵闹斗嘴,我知道他们对我心里的尊敬。师父不是一个好师父,恨自己功力太弱了。才让他们面对强敌时轻松被杀。”钟银锋说着给自己两个大耳光。悔恨当初学习时偷懒爱玩。

“师父,你别这样,别这样。我们看见心里难受,我们以后再也不贪玩了,一定会好好用心学习你教我们的功夫。”几个人包住他泪到。

这个院子里是学院不起眼的,

这个院子里是学院有手足之情的,

这个院子里是学院有师父爱意的。

长春治疗银屑病有效的医院
天津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看癫痫哪个医院好
三亚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遵义癫痫病专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