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历史

神武界主 第二十一章:指点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6:34

神武界主 第二十一章:指点

外门弟子们直接将阳凌的地位上升到了师兄的高度,若是不让阳凌进入外门,恐怕他们都不会答应。

“阳凌,谢谢你,从今天起,你但有差遣,我郑强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郑强单膝跪地,指天起誓道。

阳凌没想到郑强竟然这么刚硬,一个箭步冲上去,连忙拉着郑强起来。郑强自然不肯,但是他却没阳凌的力气大。被阳凌强行拉了起来!

郑强还未平复的激动再次翻涌起来!

他已经感受到了,阳凌的力道至少有八千斤!

“你···唉!”郑强再次被打击,阳凌实在是太变态。默默地走下高台,分开人群,慢慢走开。

阳凌看着末路的郑强,不忍他就此沉沦,高喊道:“郑强,如果你就这么沉沦下去,我阳凌个瞧不起你!”

踱步的郑强面无表情的转身,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阳凌,你才沉沦呢!你全家都沉沦。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被打倒的郑强,没有被打败的郑强!”

“呃?”阳凌脸色一僵,会错意了!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嘻嘻嘻嘻嘻!”

顿时,这个比武场笑声一片!

“嘿嘿嘿!”大憨挠了挠头,傻笑着,不清楚他知不知道众人在笑什么。

许久,阳凌终于开始了第二场比试。

阳凌对战灵铃!

一个娇小的少女蹬蹬的跑上台,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阳凌满是好奇,随即嘻嘻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道:“阳凌哥哥好,我叫灵铃,这一场我不想和你打,我们来比比吹笛子吧!”

“吹笛子?”阳凌见识不深,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音功。一种特殊的攻击方法,攻击人于无形,小心点。”突然刀皇传音道。

阳凌这才知道小灵铃的意思,这下他可为难了,他根本就不会什么音功,怎么来比试,这不是找虐吗?

“小妹妹,我不会什么音功啊,要不我们换一个?”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姑娘,阳凌还真不舍得下手。

“啊?”小丫头灵铃顿时可怜兮兮的看着阳凌道:“阳凌哥哥是不喜欢灵铃么?为什么不肯教灵铃?”

“啊?”阳凌大囧,这不是肯不肯的原因!“这个,这个···”

阳凌大急连忙传音给刀皇道:“刀叔,你懂不懂啊?要不,你来指点一下她?”

“不太懂,你让她吹一段,我试试看吧!”刀皇次没把握,没办法,哄孩子这等事刀皇可是从来都没做过。

“灵铃小妹妹,你吹一段,我听听好吗?”阳凌立刻对着灵铃轻声说道,没办法,哄小孩子就得慢慢来。

“好耶!”小丫头眼眶里的泪花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的阳凌一愣一愣的。

紧接着,一股悠扬舒缓的笛声轻轻响起!

渐渐地,阳凌沉浸其中。

似乎看见了自己和zǐ韵少女相遇的那一刻,看着那个青涩的腼腆少女,想起她身蕴的智慧,活泼的到这众人去找天吴的修炼室的时候的叽叽喳喳······

那一颦一笑,阳凌不由得微笑,同时还对下一次的见面充满了向往。

渐渐地,笛声停了,四周都安静了,有人还沉浸在那一刻不愿醒来,但是更多的人却是不愿破坏这一份内心的宁静!

“好!小小年纪能将音功炼成这样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是以后就不要再吹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了。”刀皇给与了较高的评价,继续道:“音功是将一个人内心的情感拿出来保护自己,而不是用自己的幻想。能发挥自己强大的能量的音功一定的吹奏者用他经历过的刻骨铭心的那份感情来吹奏的那首乐曲,即使那不是真正的乐章。”

阳凌听着刀皇的传音,深以为意,将刀皇的话转述给灵铃,灵铃也不再捣蛋,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的点头,灵铃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谢谢阳凌哥哥。”

“嘿嘿,灵铃小妹妹不用客气。”阳凌讪讪的一笑道,毕竟他只是转告而已,确实有点受之有愧!

很快,灵铃和叶龙聊了一会儿,和阳凌约定以后经常讨教,而后就直接下台,搞得阳凌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

大约半个小时后,阳凌的对面再次站上来一个男子——张屠!

张屠擅长刀法,是外门刀法人。

“阳凌师弟,前几日看你背着一把刀,想来师弟的刀法定然不弱,还望师弟不吝赐教!”张屠兴奋的说道。

阳凌刀法好恐怕是整个外门的人的共识了

,毕竟他是靠着刀法打败红岩的。

阳凌自然不可能反驳,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刀皇和乌龙刀的作用?显然不可能。

“指点不敢当,共同切磋一下还是可以的。”阳凌直接开口道。反正指点的又不是他,有刀皇在,指点刀法完全不是问题。

“请!”阳凌抓起自己的那把三千多斤的重剑,终于有机会用一下了!

纯钧,下品宝器,比阳凌原来的神兵搞出一个档次,虽然只是下品,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

下品宝器,没有先天的修为是不可能发挥出它全部的威力的,但是这已经是邢隐能打造的差的东西了,毕竟一个锻造师,随随便便制造都是宝器,神兵那种东西的的锻造师的侮辱。

阳凌的剑一出鞘,顿时一道寒芒闪过,全场皆惊,这是宝器的标志。

宝器珍贵至极,能用宝器的都不是一般人。

“看来我也要认真对待了!”突然张屠一笑,全力以赴也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

张屠手中的刀突然咔咔作响,然后一把青色冒着虚火的刀从原来的亮银色长刀中缓缓露出了它真正的面貌。“中品宝器,青炎!”

“下品宝器,纯钧!”阳凌也报了剑名,这是对自己的兵器的尊重。

“灵炎斩!”突然,张屠动了,青炎刀上的虚火突然化成实体,变成一道火焰刀气带着凌厉的攻势冲向阳凌。

“火焰刀!”阳凌毫不在意,直接一道灵火化成的火焰长刀从阳凌的手上飞射而出。

“嗤嗤嗤!”两道火焰刀撞到了一起并没有想象中的爆开而是在互相吞噬,仿佛两个活物一样,令人诧异。

“你有灵火?”阳凌和张屠同时诧异道,显然他们都留有后手,都希望能出奇制胜,结果却生生的撞到了一起!

二人同时一招手,灵火立刻停止吞噬,双双回到了各自主人的手中!

“地心炎!”

“清虚火!”

二人同时收了灵火。双双亮出武器,硬碰硬!

“叮叮叮!”二人同时大步上前,你一刀我一剑,纯刀法与剑法的对抗!

一个是从小在剑法里泡大的,一个是抱着刀谱睡觉长大的,正是棋逢对手,打得如何如荼,危机不断!

好在二人的技艺精湛,或剑走偏锋,或刀发诡出,虽然危机重重却并没有出现生命危险。

台下的人是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一个个都为他们连连捏汗。

“天呐!好危险,若是我恐怕头都掉了!”

“咝!连那里都敢乱砍,失手了怎么办?”

“靠!再晚那么一秒,手就没了吧?”

“天呐!我的心啊,受不了了,兄弟,什么时候打完了叫我,我看不下去了,太残暴了!”

外门的普通弟子们一个个吓得冷汗直流,就算是杀父之仇也不用这么狠吧?

倒是外门十杰中的几人,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不住的点头,显然很认同二人的打斗,从中学会了不少。

“怜影,你猜谁能···”邢浩然终于找到了和怜影说话的机会,可惜怜影似乎根本没心思,直接打断道:“阳凌。”

“额,我还没说完呢。”邢浩然为自己捏了把汗。

“不用说了,反正你说什么我都知道。”怜影无所谓的说道。

怜影从小就要有一种天赋神通——读心术。所以从小她就很苦恼,她知道所有人的心思,她的世界没有一点颜色,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按照她看到的那样运转,人生没有意义,只有她的影子才是她的朋友,一个她读不出心思的朋友,所以他抛弃了原来的名字,改名——怜影!

只剩下了可怜的影子与之为伴!

而邢浩然自从知道了怜影的故事,他立志做一名君子,为的就是给怜影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但是怜影自从看过周边的人的内心的险恶,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人。邢浩然越是这样,怜影越觉得他虚伪。久而久之二人的关系就成了这样!

就在此时,场上的战斗突然产生了变化,阳凌不再压制自己的力气,剑法直接变得大开大合,招招重击,每一招都不差于五千斤。

顿时,张屠连一招都招架不住,连连后退,很快就到了比武台的边缘。

“叮!”又是一记,长剑一挑,张图的刀直接飞了出去!

“哐当!”长刀直接落到了场外,阳凌却没有继续攻击,直接收剑,微微一笑道:“张师兄的刀法真是很不错。论刀法师兄完全不输于我的剑法。”

张家口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海南治疗睾丸炎费用
泉州治疗性病医院
张家口好的男科医院
海南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