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法律

星月喋血鸳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9:35

“三公子,我们走吧!”客栈中一个汉子恭恭敬敬对旁边的一个秀丽少年道。  那少年并没有回答,一面端起一杯热茶,一面眼睛却看着远处吃菜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菜——这也是那少年敢于目不转睛地欣赏她的重要原因。女子长相清丽,但是眉宇间不乏英气。腰间的马鞭和虎皮小靴显示出她应该是山野之人。  那女子忽然抬起头,望向少年。少年反倒不好意思,赶忙低下头喝茶。那女子轻轻一笑,又低头吃起菜来。  “小白脸!”桌子旁边一个虬髯汉子怒道,“偷偷摸摸,定然是对人家女子有什么企图!”  客栈内所有人都看向少年。  少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微微苦笑。他从进入客栈到现在,都能闻到这虬髯汉子身上的一股特殊的酒味。  “胡说八道!”少年身旁两人霍地站起,拔刀迈向那汉子。  “慢!”少年喝道,“我们走!”说着放下一锭纹银。  那女子微微一笑,看着少年的身影远去,丢下一小块碎银,拿起长剑离开了。  客栈内有人感叹道:“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客栈掌柜轻声道:“不要乱说,你们可知刚才那个公子是谁吗?”  那虬髯汉子道:“他是武林盟主龙威的三儿子龙天羽。”说完举起酒葫芦,喝下一口自带的酒。  客栈许多人纷纷道:“浪子叶寸,你既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又何必去惹他们呢?”  “哈哈哈哈!”叶寸笑道,“我叶寸天不怕地不怕,难道会怕龙威吗!”拿起单刀扬长而去。  龙天羽内心有些许的甜蜜,但更多的是遗憾。甜蜜的是他今天似乎体验到了一见钟情的感觉,对那个女子产生了好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但依然有些淡淡的甜蜜。遗憾的是他虽然对那位女子心仪,但是现实却不能允许他与那种身份的女子在一起。  此时的他骑着一匹白马,他身后的两个侍卫则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树林中树叶不时发出瑟瑟声响。此时周围没有一丝风,但树林中却有许多枝条微微摆动。  龙天羽感觉到了四周危险,忽地拔出手中长剑,道:“杨叔曾叔,今天让你们看看我的新绝招‘长空皓月游龙剑’!”  “等等!”一女子大喊。  林间道路上一女子骑马而来。那女子正是龙天羽刚才在客栈中遇到的女子。  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小女子想来讨一个公道。”  龙天羽并不回答,因为他已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酒味,正在思索一些事情。  杨云冷冷道:“什么公道?”  “我在跟你家公子说话,请你不要插嘴。”  杨云刚要发怒,被旁边的曾辽制止。  龙天羽嘴角微微一斜,道:“什么公道?”  “你刚才偷看我,心怀不轨。”  “心怀不轨?”龙天羽试图将这个女子精致的五官看得更加清楚些,但目光碰到对方眼睛后不经意间又移开了,“我承认我偷看过你,但你凭什么说我心怀不轨?”  “若你不心怀不轨,那你为什么偷看我?”  “偷看你是因为我欣赏你。”龙天羽再次装作不经意间瞥到女子的面容,英武之气中不乏娇艳容颜。  “欣赏我?说得好听,倒不如说是垂涎我的美色。”  “随便你怎么理解。你直接说你要怎么样吧!”龙天羽想到自己虽然喜欢这个女子,却注定不能与之在一起,不免心中有些愠气,故意道。  “啪”响亮的一声。  龙天羽的左颊出现一个红色手掌印。  杨云、曾辽拔刀出手,被龙天羽喝止。  龙天羽摸摸左颊,轻笑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一人打过我。你是个!”  “那又如何?”  “没什么,只是碍于你我身份之别,我得走了。”  “你知道我的身份?”  “你我身份有别,我父亲不会同意我和你来往的,他不允许任何人违背他的意愿。”龙天羽无奈叹道。  “你承认你喜欢我了?”女子眼睛一亮“你是他的儿子,他能怎么样?”江湖女子性格毕竟豪迈,而且是山野之人,父母早亡,自幼长于山上,性格比其他女子开放许多。  “他会杀了我。”龙天羽淡淡一笑,“我二哥龙天霸就是因为娶了一个父亲不喜欢的女子而被父亲杀死了,我此次就是要去拜祭我哥。”  “虎毒尚不食子,你父亲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女子大是惊异,“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得走了。不过,我想知道你的芳名。”  “凌月。你呢?”凌月听到龙天羽要走,有些失望,无奈只有实施下一个计划。  “龙天羽。”  龙天羽几人就这样走了。没走出几步,杨曾二人因为马儿被绊倒让人捉住打晕。  龙天羽连头也没有回,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明天上午要在清水集举办一个比舞招亲大会。”凌月道。  龙天羽头也不回,赶着他的白马慢慢消失了。  次日辰时。  龙天羽正在距离清水集二十里远的小城中牵着他的马儿慢悠悠赶路。不经意间一瞥,瞥见了墙上贴着的一张纸。纸上写着字:“四月初九未时,清水集内将举办比舞招亲大会,诚邀青年才俊参加”。  龙天羽微微一笑,心道:“速度倒挺快,不过,我可不会上当。”  清水集中心摆了一个大擂台,擂台的一角耸立着一根高高的旗杆,旗杆上一面白底大旗上写有“比舞招亲”四个红色大楷字。  站在旁边客栈二楼上,底下的情景尽收眼底。擂台四周的人,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此后几个时辰内,陆陆续续又来了许多人。  众人期待的这一刻终于到来。一个紫衣劲装女子如鹅毛一般轻飘飘地落在擂台中央。那女子正是凌月。  一头秀发,两弯娥眉。两片红唇微启,几颗皓齿稍显。众人都暗暗惊叹不已。  凌月抱拳道:“小女子今日在此比舞招亲,凡未有家室者皆可参加,非诚勿扰!若赢了我,便可娶我为妻。有谁一试?”  已经是申时。  凌月将一汉子踢下擂台,她已经连续战胜了五个对手。  一个黑衣公子一跃而起,稳稳落在擂台,抱拳道:“在下丁文祺,请姑娘赐教!”随即右腿前弓,左腿微前屈;右臂前展,左臂也优雅大方地舒展开来。  凌月双足迈进,右掌为刀,斜劈对方腋下。丁文祺右臂一沉,轻轻一引,又重重向右甩开,双足一滑,已经到了凌月身后。凌月大急,右肘向后狠狠撞去。丁文祺微微一笑,手腕一转,扣住凌月肘部。凌月右手变虎爪,疾出,向后直指丁文祺咽喉。丁文祺又是微微一笑,左手一闪,已经点住凌月左肩“肩井穴”。凌月左臂扬在头顶动弹不得,右足向后一转,同时右腿弹出,踢向丁文祺下阴。  不知如何,凌月却突然静止不动。原来刚才丁文祺已经点中凌月穴道,令凌月如石像一般凝立不动。只是他的动作太快,围观的人都没能看清。丁文祺后退几步,远远站在那儿,双手叉腰,一面微笑,一面静静地看着凌月。  “飕!”“飕!”“飕!”“飕!”四声破空之声连续发出。凌月的穴道被解开,而丁文祺的左右“肩井穴”却被小石子点中。  围观之人大惊,凌月趁丁文祺被点穴之际,袭向丁文祺。  丁文祺也是大惊,迅速转身,看向客栈二楼的一扇敞开窗户。但他没有看见半个人影,又迅速转身,一记扫堂腿扫向迎面袭来的凌月。凌月一个鱼跃,右臂砍向丁文祺。丁文祺虽然两臂僵化,但足下功夫甚是了得,转瞬之间,已经滑到凌月后面。  丁文祺索性跳下擂台,回头对凌月一笑,消失在了人群中。  凌月告别人群,差人拆除擂台,自己则进入旁边客栈。  又过了一天,又是清晨,又是龙天羽。  龙天羽已经到了另一个城镇,但是他又看见了满街的纸张,纸张上又是关于凌月的,他不得不相信,大吃一惊,驰马向清水集飞奔。  大树鲜花疾速后退,纵使它们有多么迷人,也不能使龙天羽为它们停留片刻。  卯时。  未时。  申时。  酉时。龙天羽终于赶到了清水集,他的马儿轰然倒地,竟然活活累死了。  他连续赶了六十里路程,满头大汗,连衣服也湿透了。  趁天还没有黑,龙天羽在钱庄中取了一百万两银票,住进了俟君楼对面的一家客栈中。  众人都说,俟君楼今天晚上将来一个绝色美女凌月。  戌时。  俟君楼内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当然,大多是男人,是成年男人。大红灯笼高高挂,热闹非凡。  二楼上,一个被红纱笼罩的亭阁中有一个女子的身影。众人翘首以盼,希望一睹她的芳颜。  终于,她出来了。  不能形容的美!说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简直是在侮辱她!  千百双眼睛凝视着她,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一刻美好的时刻。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她又回到了亭阁中。  众人于叹息之中回味着刚才的那份美丽。  一个肥肥胖胖的老鸨出来了,浓妆艳抹也不能遮蔽住她的丑。她说了一大堆的话,大概意思是:谁出的价高,便可以与那个女子共度一晚,起价一百两银子。  “一千两!”有人直接大声喊道。  现在已经是一万两了。那个出价一万两的汉子得意笑着。  “两万!”人群中一个黑衣公子喊道。此人剑眉薄唇,微微笑着,他正是丁文祺。  众人一片寂静。刚才的汉子也灰溜溜地消失了。  “三万!”一白袍公子喊道。凌月也忽地转头看向他。众人都看向他,清秀的面庞中透出摄人的气魄。有些人认得他,他不是别人,正是龙天羽!  “五万!”丁文祺喊道。  “十万!”龙天羽当然不会放弃。  “二十万!”  “五十万!”  丁文祺听到龙天羽报价五十万,微微一笑,穿过人群,来到龙天羽面前,又是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就是她要等的那个人,你很幸运。君子自当成人之美!”  龙天羽道:“多谢兄台,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丁文祺。”丁文祺微微一笑,说完离去。  丁文祺未走出大门,就听见一个人喊道:“我出一百万!”声音雄厚苍劲,掩盖住了现场所有的声音。  众人皆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横眉阔嘴,双目如虎,气势远大于龙天羽。  楼内一片寂静。  其中一些武林人士大惊,因为他正是当今武林盟主龙威。  龙天羽心下也是一惊,心道:“他怎么来了。”  龙威从人群中迈出,道∶“天羽,出来。”  龙天羽依言而出,但仍然是昂首挺胸,气宇轩昂。  龙威转过身来,凝视着龙天羽,缓缓道:“天羽,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声音虽轻,却不失威严。  龙天羽当然没有答话。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二人。  龙威又道:“我出一百万,你应该不会高过我吧!我刚才已经派人查过,你在丁氏钱庄一共只取了一百万两。你怎么娶她?”  “两百万两!”丁文祺高声喊道。说着来到两人身前,道:“我丁氏家族产业遍布天下,乃天下首富。我代表你儿子,与你争价,我想,你虽然武功天下,但论起财力,恐怕不及我吧!”  龙威自然知道,对龙天羽道:“天羽,你当真要娶她?”  “爹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龙天羽想起之前知道凌月在青楼的消息,心中焦急之情,现在已经非常明确的知道了,自己的却是喜欢对方,话刚说完,被龙威一拳打在胸口,直直飞出十几步,撞倒许多人。  众人纷纷向外逃窜。  凌月飞身而出,扶起龙天羽,眼眶中已经噙着泪水,急道:“你为什么不还手呢?”  龙天羽拭去嘴角鲜血,道:“他是我爹,他可以打我,杀我,但我不能还手。”  丁文祺手脚齐出,虎爪直扣龙威咽喉。但龙威明显技高一筹,右拳后出先至,至击丁文祺面门。丁文祺急忙向后一仰,摸出腰间长剑,连连闪烁,刺向龙威。  龙威后跃一步,冷哼道:“找死!”双掌齐推,凌空打出“惊天动地掌”。丁文祺感觉一股强大的真气迅疾撞向自己,将自己逼得快不能呼吸,虽然脚下急速向后滑去,但心道:“我命休矣!”却被一人揽过,避过这致命的一掌,但内脏还是受伤,口中流血不止。  刚才救丁文祺的人正是龙天羽。龙天羽道:“你如此帮我,我自当竭力保护你!”  说话间,龙威又打出一掌。一人闪至龙天羽面前,双拳齐出,与龙威双掌相对。  一声巨响,巨大的气流将楼内的东西席卷一空,就连龙天羽、丁文祺、凌月几人都被冲击力击退几步,险些摔倒。只有龙威和和他对阵的人——叶寸,仍然屹立如山。  叶寸后退一步,口吐鲜血,道:“人人都说龙威武功天下,我本来不信,今日交手,果然名不虚传。”转身对凌月道:“对不起,我可以帮你在比武招亲大会上胜出,却不能保护你们了。我向来痴迷武术,自认为武功,今日却被龙威击败,已经没有脸面立足于江湖。后会无期!”说完黯然离去。  “天羽,你是我儿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要不要跟她在一起?”龙威道,“她一个山野丫头,怎么能与你相配?再者,你看看和她为伍的叶寸,此人亦正亦邪,江湖上的声誉也不太好。可想而知,她是怎样一个人?”  “他是个好姑娘!”  “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可是我武林盟主龙威的儿子,怎么能和她在一起!”龙威长舒一口气,“我是不会同意的。如果你非要这样,那就只能步你哥的后尘了!我龙威宁可断子绝孙,也不会允许儿子玷污家门!”  龙天羽与凌月相视一笑,两人已经得到了的满足。龙天羽对丁文祺道:“丁兄,多谢。在下还有一事相求,我们死后,可否将我们二人葬在一起?”  “当然!”丁文祺道,“我们是朋友!”  龙天羽道:“爹,不管你怎么阻止,我们终还是在一起了。”  龙威道:“不要怪我,我不允许任何人违背我的意愿!”双掌齐推而出。  次日,清水集郊外的一棵树下,堆起了两个新坟。两块新坟墓碑上分别写着:挚友龙天羽之墓;龙妻凌月之墓。  微风吹来,大树枝头晃动,不知是高歌,还是哭泣?  2012年作   共 49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病重点医院的治疗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