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旅游

战雏 第五百三十八章,著然见战枯木(上)_1

发布时间:2020-01-18 12:37:02

战雏 第五百三十八章,著然见战枯木(上)

正文第五百三十八章,著然见战枯木

可以用开战两个字来威胁别人,可是别人一旦跟他认真起来的话,赫南还是有些担心的。在无缘门之中,赫南的地位已经不低了,可是要他决定一场战争是不是要打响的话,他还是没有这么大的能量的。

赫南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他那个吃瘪的表情已经让狼王确定他不敢轻易开战了。狼王爽朗地一笑,不屑地说道:“赫南,本王都已经决定跟你好好玩玩了。可是照现在这个状况来看,你还是没有那么本事啊。”

赫南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不过狼王说的确实是实话,他根本就无可辩驳。吃瘪就吃瘪,也是不敢怎么样。

枯木此时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了,不过倘若要是可以直接离开的话,枯木还是不愿意开战的。微微笑了笑,枯木轻声说道:“我们阿罗海一般是不愿意牵扯到这样的战斗之中来的。要是今天我们可以安然离开的话,这件事情我可以选择记不住。”

阿罗海血皇朱啸也是不愿意招惹的,不过放任枯木离开,朱啸显然也是不会答应的。朱啸脸上浮现出来一丝邪笑,淡淡地说道:“想要忘记的办法有着很多种。在此地陨落,这些事情你们也是记不住的。”

“你!”枯木难免情绪有些激动,好一会儿,他才淡淡地说道,“朱啸,做人你就算不留三分的余地,你也需要保留七分的敬畏。我们阿罗海不是不愿意牵扯这件事情,只是不想跟你朱啸无缘无故开战罢了。”

朱啸倒是不清楚是不是环境使然,之前的枯木,哪里会是这般模样。那个时候的枯木,一心想要迅速毁灭朱族。可是到了现在,枯木却是一心想要离开。朱啸只得摇摇头,轻声说道:“那好啊!枯木,倘若你要是可以离开这里的话,我朱啸自然是无话可说。只是,恐怕我朱啸同意你离开,只怕别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说着,朱啸朝着旁边走了一步,著然见朝前走一步,杀气腾腾地说道:“枯木,我著然见在阿罗海向来都是不愿意招惹血皇的。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一直都是在挑战比我更强的存在。”

“哼!”枯木冷冷一哼,跟朱啸他倒是不敢直接冲突,可要是跟著然见的话,他枯木可就是什么都不惧的,“著然见,给我滚开,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你不过就是一颗小小的鸡蛋而已,而血皇则是坚硬的石头。以卵击石,下场相信你也是知道的。”

“哈哈哈,我只知道,血皇并不是传说之中的那么强悍。我们确实对血皇保有很大的敬意,可是那个与你枯木无关。”著然见微微一笑,手臂一抬,一股金光透天而起。

“著然见,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枯木想要脱身离开已经不行了,此时就只能欣然迎战了。

枯木的元气带有腐蚀性,这种属性十分罕见,朱啸却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鬼武者的属性之一。腐蚀属性算是水属性的一种,不过只是极少的一部分水属性强者的元气才会具有腐蚀性。而著然见的是金属性,金属性跟水属性相互克制,真要是战斗起来的话,倒是半斤八两。可是枯木的属性乃是属于水属性的变异,这样一来,著然见自然就要差一些了。更何况,此时的著然见虽然可以发挥武皇的实力,不过他现在却只是一个武王而已,而枯木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七星武皇。

七星武皇出手果然是不凡,一股黑雾将著然见整个地都包裹起来。紧接着,枯木一下子将元气威压朝着那边施加过去,一时间著然见四周的地面都开始不停地冒着泡,开始被腐蚀了。

才一出手,著然见就是处于下风了。倘若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著然见定然是必败无疑。碧海千眉头紧皱着,淡淡的说道:“朱啸先生,不行!著然见虽然可以爆发出武皇的实力来,不过他不过就是一个武王罢了。倘若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只怕是著然见定然会输。”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不要说是境界了,就算是二人都是同样的境界,著然见的属性就输了别人一筹,更不要说一开始的时候著然见战斗消耗也是不小。

不过朱啸的眉头倒是舒展开来的,虽说现在看着确实是著然见输了一筹。但事实上并非是这样的,著然见此时只不过是蛰伏在枯木的元气之中。他虽然看上去比较吃力,不过这一切不过都只是他装出来的而已。他一直都还在等待着机会!

示敌以弱,而后出手击之,这向来都是战斗的法门之一,这也就是所谓的哀兵必胜的道理所在。现在的著然见就是这样做的,此时他虽然处于下风,可是胜利却还是倾向他的。

果不其然,著然见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枯木还是太过轻敌了,他一开始的时候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突然露出来一个空子,这个可就正是著然见一直在等待着的。

“轰!”

著然见身体之中的元气突然倾泻出来,一下子将黑雾撕成了两半。就在枯木无比惊讶的时候,著然见的身体突然冒出来一道金光。

金色的光芒突然一下子闪亮起来,让人感觉眼睛一痛,都不约而同地闭了起来。当然,正在战斗之中的枯木自然是不敢这么大胆,可是也没有什么作用,因此最为金光主要就是针对他。虽然他很小心,可是一时间眼睛里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著然见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突然之间,他身上闪耀着的金光一下子收回了身体之中。下一刻,他身形一闪,一下子出现在了枯木的前面。

“轰!”

著然见猛地挥出一拳,将著然见轰得倒飞了出去。趁着这个时候,著然见的手指不停的的翻动起来。还不待枯木稳住身体,著然见身体之中的金属性元气一下子倾泻而出。

“枯木,今天我就让你试试我的金极四方盾,你给我去死吧!玄阶上等武极,金极四方盾!给我刺!”

“呼!”

著然见身体之中的元气一分为四,在枯木的四个周围。这时候,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极为不平静了。焦躁的空气让人都是感觉到心中有着一种不安,都开始等待着不平凡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就在这时候,天地之间的灵气都是开始变得有些混乱了。混乱的元气搅动着四周的空气,霎时间,狂风四起大作。

“这是……”朱啸眉头紧皱,在心底暗暗地说道,“武极使用的时候可以搅动天地之间的灵气,不会有错的,这是地阶武极的征兆。”

“咦!”就在这时候,朱啸却又摇了摇头。这个武极确实是可以影响到天地之间的灵气,可是武极本身却是并没有吸收到天地之间的灵气为自己所用。这样一来的话,说明这个武极并没有达到地阶那么高。

“想不到这个武极竟然只是可以影响到天地之间的灵气,不过却是不能吸收为自己所用,这样看来,这个武极倒真的就是玄阶无疑了。而且还是玄阶上等之中的上等,若不然,不止于此。”

就在朱啸疑惑不解的时候,木涵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武极并不能算是玄阶,当然,也不能算是地阶,不过是半地阶而已!”

“半地阶?”朱啸眉头不由得一皱,这个名词朱啸倒是第一次听说。

“哈哈哈,半地阶在真正的强者看来,这就是一个失败的武极。半地阶介于地阶跟玄阶之间,威力亦是如此。不过只要一个武极可以达到半地阶的境界,就说明它是一定可以达到地阶的。那些强者拥有这样的武极,他定然是要将其修炼到地阶的。所以说,半地阶就是一个失败的武极而已。”木涵的言语之中颇为不屑,不过这倒是也难怪。在别人看来已经无可挑剔的东西,在他们这样的境界看来,那也是一文不值的。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大陆之上,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半地阶的武极在木涵看来不过是一个废品,不过在朱啸看来却不是这样子的。半地阶,说明它有成长到地阶的潜力。朱啸淡淡地笑了笑,在心里想道,“倘若著然见要是可以将这个武极开发一番的话,对于他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倘若也有我的好处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提一句。”

这个时候,枯木也是逐渐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不过当他四下看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都围上了四面雕琢精良,上面有着古朴花纹的盾牌了。四面盾牌仿若像是棺材一般将枯木围在中间,同时也是给枯木带来了死亡的威胁。

枯木强行镇定下来,冷笑道:“哼,著然见,我就不信那你敢对我怎么样。再说了,这样的武极难道对于我这样的强者会有作用吗?”

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
会同县人民医院
长沙治牛皮癣医院
山东白癜风专科医院
湖北治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