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教育

丹枫京城血印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7:04

序    “打开城门。”  来人一声断喝,充满无尽的威仪。  城头守卫竟在这大喝中簌簌而抖。萧老元帅的二公子,快,萧老元帅回来了,快开城门。  城门缓缓打开,马车闪电一样冲了进来。  “二公子怎么这么急。”浑身是血也丝毫不停留,不知身上负伤没有。  有个熟悉内情者叹息一声“二公子此行定是从敌军包围中强行冲回来的,唉,萧老元帅身负重伤,生死未卜,据说眼下只是一息尚存了。”  “额,具体什么情况?说说?”  “据说是老元帅被内奸暗算,身负重伤,而且陛下把老元帅的兵符给收回来了,看二公子这样子,显然是对皇室的不满了。可怜萧老元帅帮皇帝打下江山,现在却落下如此的下场,唉,奸臣当道,皇帝听信谗言啊,看来我们天辰国,真的是要风起云涌了。”  “希望老元帅无恙。”众位老兵都是低头祈祷。  然而便在此时,只听到城中上空突然想起一声极具穿透性的爆裂声响,一道骑花火箭,就在天上爆开,竟是如鲜血一样火红的光彩,在皇城上方形成一个字“萧”。下一刻,一声爆喝声音振空响起,足足可以惊动皇城内所有人。  “萧家所属将士萧府集合。”  这一霸道声音自然是来自萧家的二公子。  整个京城上下所有人,全无例外,都知道萧老元帅的二公子回来了,看来,萧霸这是真的怒了。  那边还没到家,这边就发出总召集令,召集在京的萧家军,这是准备万一萧老将军真的重伤不治,这萧霸只怕要血洗皇城啊,毕竟这萧家军的凶猛可是人尽皆知的啊。  下一刻的皇城,四面八方渐次响起无数声犹如暴雷一般的大喝:  “遵令。”  马蹄声自天辰皇城四面八方响起,绵绵不绝。就在这一瞬间,让整个皇城的人有了世界末日的感觉,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重重地抖了一下,尤其是那几家心里有鬼的,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白,魂不附体,这可真的见识到,萧家,他们现在还真的是惹不起的。  皇城之中,皇帝微声叹息,心中似乎有点后悔听宰相的进言,剥夺了萧家的二十万兵权,萧家可是备受先皇重用的,其中更是有打皇鞭和免死金牌在手。  萧家这边更是彻夜未眠。其他世家的子弟终于明白了,长辈为什么不让自己欺负萧家的这个废物,原来,他们是真的惹不起啊,萧家即使没落了,可是有这个霸王的存在,这个护犊子,简直把自己侄子当作自己亲儿子一样保护,自己还傻傻去招惹,简直是不要命了。  这是向来气度温和的二公子,居然还有这充满杀气的另一面,一回京城就展示出了对军队无与伦比的号召力。  以及是对麾下军队的掌控力。  竟然是如此的无法无天,竟是如此的肆无忌惮。  如果萧老元帅对这皇位有着不轨之心的话,这天辰国,可真是有一场腥风血雨的了。  王皓都不敢再想下去了,前几天自己还把萧天打得半死不活,萧家有着霸王,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存在啊,自己被拍死,也就是白死了。  触目所及,一支令人毛骨耸然的军队,正在拼命地赶来。  萧老将军麾下的萧家军,终于赶到了。  这一路上,不知道死了多少的马匹。  但这一行人,几乎是紧接着萧霸的马车,一前一后,紧接着到了元帅府。  萧府。一阵冷风吹过萧霸那高大挺拔的身躯,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归乡的情绪油然而生。  当父亲萧远雄被内奸刺杀,对外传说是受伤严重,危在旦夕。其实,也就是小伤而已,只是为了试探出内奸才会出此下策,可是老元帅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孙儿竟然被打伤到奄奄一息,紧接着皇室居然还把自己军权夺取了,这真的是令老元帅心寒啊。  想自己一门忠心为国,奋勇沙场,只留下了满门孤寡,老弱残兵,唉。  看来,皇室这样做,真的是令老元帅心寒了。    一  “二公子,您回来了啊,大公子他们在大厅呢。”早就在这里守候的老兵一个个凑上前来说道。  看来这些老兵满脸焦虑和担忧,萧霸眼角都湿润了,但是一想到父亲伤很重,容不得耽搁。  萧霸道:“各位叔伯,我父受伤严重,我们快请府内的姜神医姜叔叔前来救治吧!”  想来这老元帅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实情。  各家的人也接连赶来,相府管家上前欲言又止。  萧霸皱起眉头:“干什么?”相府管家一脸笑容:“相爷教子无方,被皇上禁足,特意让老奴前来,任由将军责罚,不管老元帅有什么要求,都一概满足,绝不敢还有半点的讨价还价,若是将军还不能息怒,相爷就把王皓带给您,任打任罚,绝不会有一点怨言。”见到管家上来跟萧霸说了几句话,其他那两家纷纷上前来。  “全都给我滚开!”萧霸此刻哪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人,父亲危在旦夕,侄子听说也被打得奄奄一息,顿时一挥袖子,强大的内力喷涌而出,顿时把这些人震开到几米之外,对面好几家不下数十人,无一例外,个个面如死灰,如同皮球一样滚了出去。  各家来人,岂能是寻常之辈,其中更是有几十年功力的好手,在面对萧霸这愤怒一击,全无抵御能力,可见,在萧霸眼中,他们与从未修武的人毫无差别。  此刻,一个个脸色煞白地看着萧霸。  远方,一道黑影默默关注这一切,忽然隐没在这黑夜之中。  只见萧霸冷笑说道:“我与我父身在边疆日夜浴血厮杀,意欲保家卫国,不想家中侄子竟然在京城备受欺凌,将士家眷被无辜欺凌,我早就有听闻,莫不是战事要紧,不想与你们计较,可你们却是变本加厉,真是以为我萧家无人了!”  “简直是罪大恶极丧心病狂。”  萧霸冷冷道:“本将军不想与你们纠缠,要是我父耽误病情,我们就旧账新账一起算。”  萧霸食指一个个地点过去:“我萧霸保证,你们这几家,一条狗,一只鸡都不会活得下去。”  门外的这些人,无一例外,一个个浑身颤抖,萧霸溢出来的身经沙场百战的杀气,滔滔喷涌而来,有几个不经用的,甚至都尿裤子了。  “将军!”萧家军统领喊道:“走,我们进府说,老元帅疗伤期间,一个蚊子都不能放进来,违令者,杀无赦。”  他的身影依然雄壮挺拔,脚步依然大步流星,倒是,从背影来看,却隐隐感觉到一种内忧与悲凉,有一种万念俱灰的萧瑟。或许这是对皇室的愤怒,或许这是对萧老元帅伤情的担忧,或许,这是对自己这满门老弱残兵,感到悲凉。  还有一股冲天的怒气,即将爆发的杀气。  随着他这一步步地前行,这种杀气竟也在渐渐地凝聚。  大厅内,老元帅早就正襟危坐地在主位等着。  萧天与萧战萧霸几乎同时走进了大厅。  “我靠!”三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  萧霸满脸憋屈,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居然还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耍的,。  萧战顿时张口结舌,就是完全地傻了。  自己这父亲把二弟给骗了,这二弟傻愣子还告诉自己父亲奄奄一息,命不久也,害得自己几天几夜都夜不能眠。萧远雄也是傻了,不是说萧天这小子被打得奄奄一息吗?怎这般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一家子,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是相当的精彩,但是貌似眼中还含有眼泪。  萧天这是真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子的。可怜的萧霸,不但被同在战场的父亲给欺骗了,额,这侄子不是说伤得很重吗,怎的现在还是这么地生猛,这世界是怎么了,怎的这么耍我,但是又想到,不这样,我们这一家子何时才能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啊。  自己跟父亲长年累月在外,好几年,这一家子都不在这么一起过。侄子都这般大了。一时间,萧霸也就想开了,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家子聚在一起重要了。  萧远雄看着自己这个大儿子道:“骗得挺辛苦的额。”萧远雄这老爷子听说自己的孙子被打得奄奄一息,不惜装病从边疆杀回来,此刻看到自己这的孙子能蹦能跳的,似乎感觉自己骗人的报应来了。  萧远雄假装冰冷地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战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当时,天儿的确是伤得挺严重的,可是这两天,居然又是这般生猛的了。他自己也是万般地想不通了,要问这事情的真相,那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爷爷您听我解释,您不要怪父亲,当时我是伤得很重,我是因为修炼了一本功法,伤势才会好得这么快的。”看着这温暖的一家子,萧天决定把易筋经这本功法说出来。  嗯?好吧,你说来听听。  众人也是感到好奇,到底是怎么一部秘籍居然疗伤效果这般好。  片刻,萧天终于把事情的经过说完。  萧老爷子不由地愤怒起来,“哼!老夫不在京城,他们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亲人的,这是胆大包天,竟然还敢强我孙儿的秘籍,还差点把我的孙儿打死了,老夫不跟你好好算这一笔账,真是当我萧家无人了。”  萧天看到这如雄狮搬暴怒的爷爷,心中不由地感到温暖,这是他前世从未感觉到过的亲情,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萧霸憋屈地翻着白眼说道:“父亲,您别忘了,您现在可是重伤啊。”  萧远雄突然也意识到自己这傻楞的二儿子定是对自己的欺瞒感到憋屈了。  却也正襟危坐严肃地说:“哼,我装伤是为了查出内奸,现在的京城风波四起,奸臣当道,要是你这啥愣子知道我是在装伤,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萧霸一脸尴尬,的确是,自己就是这一根筋。  “他是你侄儿,你不该帮他讨回公道吗?我们萧家的人,岂能这么被人随意地欺负,我们萧家没一个孬种。”  “是,父亲,天儿。且看二叔如何帮你讨回公道。”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声音:“将军,请问老元帅伤势如何了,我等想进去探望老元帅。”  萧远雄此时不由地老脸一红,扭着脸向萧霸看去,道:“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搞定。”  “这怎么受伤的总是我。”  哈哈哈,众人不由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这两天,宰相府的几家产业被萧霸带人去闹得鸡犬不宁,其中,宰相的儿子也被萧霸打断了一条腿,从此,萧霸便是有了一个“萧霸王”的美名。    二  新月低垂帘额,小梅半出檐牙。高堂开燕静无哗。麟孙凤女,学语正咿哑。  宝鼎剩熏沈水,琼彝烂醉流霞。芗林同老此生涯。一川风露,总道是仙家。  萧家军与老兵们得知老元帅并不大碍,一个个不由地把心都放在肚子里面。  难得元帅一家团聚,众人也是喜形于色。天还没亮就一个个开始准备美食,准备庆祝一番。  一群老兵更是脚底生风,忙得不亦乐乎,比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也毫不逊色。  此刻,萧天也是把修炼暂时放下。没有什么是比一家团聚更重要了。这是一个大家庭,爷爷把这些萧家军像亲人一样看待,此刻,便是天伦之乐。  长年在外征战,他们心神劳累,他们渴望有个家,是老元帅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他们也把老元帅当成了自己的长辈,这里,便是他们真正的家。  “各位叔叔爷爷,你们辛苦了。”萧天道。  哈哈,小少爷,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看来可以娶媳妇了。  萧天顿时满脸通红,“叔,我还小。”  萧天似脚底抹油一般赶忙溜走。  众人只在身后发出狂笑。  然而在另一边则是相反的情况,丞相把王皓骂得狗血临头,千叮咛万嘱咐:“萧家还不是我们直接能抗衡的,我们只有借刀杀人,这样才不会费一兵一卒,置其于死地,皓儿,欲成大事者,必先学会隐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懂了,父亲。”王皓表情狰狞地应道。  同时,另外两个家族也上演了同样的戏。  元帅府,烤肉飘香,笑声不断,萧天也是对这个世界的美食大大地点赞。  十几个大桌子坐满了人,将士好酒,一个个喝得满脸通红,且有一醉方休之感。  桌子上放满了各种菜肴。众人开动,全都陶醉,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所有人浑身曦光澎湃,都赞不绝口,这就是烤羊肉,号称美味珍肴之一。  其他烤肉也熟透了,肉质鲜嫩,灿烂发光,且被涂抹上了蜜汁,这是从野外中临时寻来的野蜂蜜。无论是萧战,还是萧霸等都不顾形象了,吃的满嘴油流。  “真是赛过神仙啊。”萧天美滋滋,端起白玉桌上的夜光杯,里面酒浆如琥珀,通透闪亮,香气浓得化不开。  他一口饮下,感觉从嘴里到喉咙再到肠胃间馥郁芬芳,简直回味无穷,浑身都在跟着发光。  叫花鸡,又称煨鸡,是当地的传统名菜。是把加工好的鸡用泥土和荷叶包。制作材料有新鲜嫩荷叶、黄泥、活土鸡等。叫化鸡的制法与周代“八珍”之一的“炮豚”相似,“炮豚”就是用粘土把乳猪包裹起,加以烧烤,然后再进一步加工而成的菜。  松鼠桂鱼,也是地方传统名菜。当炸好的鱼(或桂鱼)上桌时,随即浇上热气腾腾的卤汁,它便吱吱地“叫”起来,因活像一只松鼠而得名。这道菜成菜后,形如松鼠、外脆里嫩、色泽橘黄,酸甜适口,并有松红香味。  还有剁椒鱼头,色泽红亮、味浓、肉质细嫩。肥而不腻、口感软糯、鲜辣适口。萧差点没把舌头给吃下去。 共 1005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人性冷淡是什么因素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