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酒泉信息港 > 教育

绝世神匠 第十章 笑泯恩仇

发布时间:2020-01-17 23:17:08

绝世神匠 第十章 笑泯恩仇

鬼方给雷子泡了杯巴尔茶,笑道:“雷子,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是找我玩的吗?”雷子面如土色,吞吞吐吐地道:“我……我来……是那个……”鬼方见雷子还是不肯説,似是心有顾忌,温言劝道:“怎么了?我们都已经是好朋友啦,还有什么不能説的。”雷子踌躇不决,心里仿佛燃起熊熊的烈火,突然扑通一声,双腿跪倒,匍匐于地,恳求道:“鬼方,请你借我天机石救救我的父母好吗?我求求你了!”鬼方心里一惊,忙扶起雷子,迷惑不解道:“叔叔婶婶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我去救他们?他们发生什么事了?”雷子一时悲从中来,泪珠在眼睛里滚来滚去,颤声道:“那人面妖怪抓走了我的父母,还要我拿你的天机石去换他们,不然的话,它就吃了我爹和我娘……”説到这里,鬼方便再也説不下去了,忍不住抽泣起来。

鬼方沉思片刻,正色道:“妖怪就是妖怪,根本就没有信用可言,即使我把天机石借给你,只怕到时候你救不了父母,连自己也打了那妖怪的牙祭。”雷子听了鬼方的话,更是心急如焚,他紧紧拽着鬼方的胳膊,道:“那该怎么办?鬼方,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父母,好不好?”鬼方忙安抚雷子道:“好的,好的!雷子,你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我一定会帮你的!”雷子渐渐平静了下来,但泪水还是忍不住噗噜噜直流个不住。

鬼方冥思苦想,突然眼前灵光一闪,面露悦色,道:“我想到办法了!”雷子满脸惊喜道:“什么办法?”鬼方忙凑到雷子耳边,窃声道:“明天中午是那妖怪妖法最弱的的时候,到时我们就这样……”

第二天,人面鸟早早押着雷氏夫妇来到问天石上,双眼死死盯着回雁峰的整条山道,看上去颇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午时三刻转眼即至,只见烈日南移,热浪翻滚,然而回雁峰的山道上依然没有出现雷子的踪影,人面鸟心急如焚,转头怒视了雷氏夫妇一眼,恶狠狠地道:“我可没多少时间了,你们的儿子再不来,我就把你们都吃了。”就在这时,只见回雁峰的山道上突然闪出一个身影,仔细一看,那人就是雷子,姑获鸟的眉宇间露出一丝微笑,但目光里却满是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不一会儿,雷子便来到了问天石边,“哼哧哼哧”喘着粗气。人面鸟上下细细打量着雷子,大声吼道:“天机石呢?还不快交给我,莫非你想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去吗?”雷子心里着急,忙从衣兜里拿出天机石,哀求道:“不要杀我的父母,这天机石我已经带来了,快diǎn放了我的父母吧。”人面鸟看着雷子手中的天机石,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喜道:“好,我就先放了你的父母,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出来。”人面鸟放了雷子的父母,只见两人面如土色,嘴唇干裂,气若游丝,甚至连站立的气力也没有了。雷子不放心,忙去搀扶他们。

人面鸟不胜其烦,怒声吼道:“还不快交出天机石,难道你们想成为我的午餐吗?”雷子抬头看了看中天的烈日,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喜道:“想要天机石是吧?好,接着啊!”话音刚落,雷子顺手将手中的天机石抛向了空中。人面鸟一把抓住天机石,得偿所愿,竟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

雷子生怕人面鸟反悔,正欲搀着父母离去,不料人面鸟突然挡住了去路,道:“天机石我已拿到了,无奈我的五脏庙正闹得难受,看来我今天要食言了。”雷子大怒道:“你这个没有信用的家伙,居然説话不算话!”人面鸟冷笑道:“哼,可笑!你听説过妖怪讲信用吗?説什么你就信什么,天生你笨蛋,活该你倒霉,这怪不得别人!”

这时,鬼方突然从雷子后面的丛林里跳了出来,大笑道:“哈哈哈!你以为你手里的就是真的天机石吗?你説雷子笨,我看你更笨,正所谓人为万物之灵,像你这么一个畜牲怎么可能聪明得过人呢?”人面鸟心里一惊,大觉不妙,忙细心察看手中的天机石。鬼方见时机已到,登时启动机关,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人面鸟手中的天机石爆炸开来,霎时问天石上天昏地暗,烟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

鬼方和雷子屏息凝神,观察着问天石上的动静,心里不由地打起鼓来,生怕那妖怪还活着。

正在这时,忽听得“呼”的一声,一个黑漆漆的庞然大物猛地从问天石上的烟雾里跳出来,怒声吼道:“你们竟然胆敢暗算我,不杀了你们,难解我心头之恨!”只见人面鸟噗的一声喷出一条火龙,张牙舞爪地向雷子和鬼方扑去。鬼方和雷子猝不及防,急忙后退几步,闪向一边。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雷子的火流星倏地自袖中飞出,直向人面鸟面门击去。不料,人面鸟竟毫无惧色,只见它又忽地喷出一团烈火,雷子的火流星顿时灰飞烟灭,而雷子也被烈火雄浑凌厉的余势击翻在地,挣扎几下,晕死过去。

鬼方见情势危急,即刻催醒兽力,呼的一掌打出,一道厚实雄浑的劲力激射出去,直往人面鸟击去。人面鸟心下惊呼不妙,突施幻术,巧妙地避开了鬼方的攻击。只可惜,鬼方的兽力还无法运用自如,掌势回转过慢,招招之间不相连贯。人面鸟似是看出了鬼方的破绽,大啸一声,只见一道刺眼的赤光闪过,它的身体登时扩大数倍,倏地向鬼方扑去。鬼方分身无术,无力还击,无疑已至束手待毙的境地。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蒙面人突然出现,手执利剑,刷刷刷刷,青光闪动,迅如闪电。人面鸟猝不及防,身中数剑,只见它面部狰狞,全身扭曲,似是极是痛苦,霎时数道赤光从其身上的剑洞里射出来。过不多时,忽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人面鸟爆炸开来,顿时化作飞灰,融进了缭绕的烟雾里。

鬼方见蒙面人出手相救,疾步走上前去,拱手作揖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然我们都成了那妖怪的午餐了。”蒙面人冷哼一声,厉声喝道:“xiǎoxiǎo年纪,竟不知天高地厚,我问你,如果你死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亲人会有多么的伤心?”虽然蒙面人的语气很是严厉,鬼方却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亲近,霎时一种无名的愧疚感油然而生,吞吞吐吐道:“我……没有……”

过了一会儿,蒙面人长叹一声,温言劝道:“以后不许这么逞强,凡事要三思而后行。”鬼方连连diǎn头,拱手道:“是是是,前辈教训的是!”不料话音刚落,那蒙面人竟已不见踪迹。鬼方暗暗钦佩蒙面人的天工术,心道:“如果我也能练成如此这般出神入化的天工术该有多好啊!”

鬼方正凝思出神,忽听得雷子的咳嗽声,急忙跑了过去,搀扶他坐起,担心道:“雷子,没事吧?”雷子渐渐清醒过来,看见一旁的鬼方,心急道:“我爹娘呢?”鬼方见雷氏夫妇还有气息,喜道:“他们没事,别着急,只是暂时晕过去了。”雷子急忙爬到父母,唤道:“爸爸,妈妈,您们快醒来!”雷氏夫妇也渐渐清醒了过来,看见儿子安然无恙,一家人高兴地相抱而泣。

过了一会儿,雷子回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鬼方,心里满是説不出的感激,晶莹的泪水噗噜噜直流个不住。鬼方走上前去,拍了拍雷子的肩膀,两人相视而笑,恩仇尽泯。

从此以后,鬼方和雷子便成了一对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后来,xiǎo虎和墩子在鬼方的尽力协调下,也慢慢改善了对雷子的印象。他们一起修习天工术,一起嬉戏玩耍,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间隙。渐渐的,他们不仅成为了天工苑最优秀的学生,还时常帮助村民打造生产工具,如此一来,星罗巴尔村的人习惯称他们为“天工四秀”。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三个月又过去了,往日天工苑的情景恍如昨日,

这时的天工苑里,依然飘荡着吴先生沧桑而又略带磁性的讲课声:“……人有十等,自王公至于舆台,缺一焉而人纪不立矣。大地生五金以利用天下与后世,其义亦犹是也。贵者千里一生,促亦五六百里而生;贱者舟车稍艰之国,其土必广生焉。黄金美者,其值去黑铁一万六千倍,然使釜、斤、斧不呈效于日用之间,即得黄金,直高而无民耳……”

突然,吴先生的声音宛如潺潺的流水戛然而止,天工苑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吴先生缓缓合上书本,正色道:“凡黄金为五金之长,墩子,你説一下它的缘由!”墩子正与周公约会,竟是没有听见。

太原白癜风医院王变梅
岑溪市人民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海南治疗龟头炎费用
泰安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